免费茶水

我们总认为决定都是在某个时间做出来的,是理智和自觉思维所得出的结论,这就使那一过程庄严起来。而其实决定是在七搓八揉的感觉里决定的,往往是一整块,而不是个体的总和。

去他妈的柯克兰。
他单手掌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胡乱翻着车上几个夹层,除厚厚的一叠小票只找到了两个硬币,Scott把他的车收得比Arthur想象的要干净。所以他现在的全部财产——两个硬币一辆车,一张随时可能被封掉的卡,身上一套专人订做的西装——硬币和车还得算他借的。
他该提前做点准备,他早就知道自己有一天会受不了他们,只是没料到这天来的那么早。可能是午饭那盘意面里的香草味儿吃得他有点恶心,他的心情糟糕透了。
出来前他和Scott吵了一架,最开始的导火索他已经不记得了,但那肯定不会是什么举足轻重的大事,他们扯到了最近的几笔生意,他恨透了他那幅自以为是的样子,他们之间就像过氧化氢里加了二氧化锰然后塞紧橡皮塞加热,boom。
于是他就跟个青春期的小子一样冲着Scott竖起背手V,摔门走了,他出门看到Scott的司机恭恭敬敬站在Scott的小跑车旁,Arthur板着脸告诉他Scott把车借给他了,然后他拿着Scott的车钥匙开着Scott的车上了公路顺着车流走了。
就算他现在一分钱都没有,光想着Scott尼斯湖水怪般可怕的生气的脸他都能笑出来。

如果今天的聚餐不在他家可能他还不会在财务方面那么尴尬,至少他会随身背包,再则霍华德今天也不在。他不大清楚他开到哪里了,一路他随心乱拐,哪里好走就走哪里,现在——他真的没有来过这里。
他知道他周末住的那套房子在郊区边上,比起他习以为常的像三消游戏界面一样的塞着车的城市道,这种乡村气味浓厚的公路简直宽敞得不可思议。或许他该放个长假,好好旅游一番,要知道令人心情愉悦的莫过于英格兰的晴天,虽然这里总是下雨,但偶尔得见的太阳还是灿烂无比。
傍晚,金灿灿的太阳快要落下,在笔直的公路的另一端渲染出一片浓厚的金黄,殷红的颜色过渡到头顶,这边的天还是湛蓝色的,仔细看看能瞄见浅浅的月亮。
Arthur吹着口哨,Scott的车上没有放什么音乐,恰好适合这样的安静的傍晚。他觉得自己在商业战场前线、在灰扑扑的城市中滚的满身尘埃被漂亮的天气清洗得干干净净,舒服极了。
洗脑般的大自然,他说不定能原谅Scott,其实他生气的时间并没有那么长。他们总是发生争论,然后和好,说到底他们好歹是兄弟,所以他准备再兜两圈就回去——本来是这样打算的。

他看见路边有个人,背着一个大背包,冲他伸出手竖着大拇指上下挥动着,那兴奋劲就像看见主人大金毛。
然而他并不认识他,那也不是个大金毛是个男人。
虽然意味不明但是Arthur靠边停了下来,他把窗户按下来,疑惑地看向那个男人。
“您好,请问……”
“嘿!嘿你好!”他迅速地被打断了,“这车真帅!我是说,真难得看见这么酷的车!”
“嗯…谢谢。”
“wow,”那男人凑近了几乎把脸贴上了他的车——Scott的车,“我一直想要一辆这样的车,但是它是限量款…Hero没能买到。”
他啧啧地摇头,Arthur不大明白他是想要干什么。那男人有蜜金色的头发,灿烂的颜色就像夏天的太阳光,乱糟糟地堆在头顶,那上面绑了副防风镜,在被压下去的头发中翘起一溜,显得格外醒目。他的皮肤被太阳晒成有质感的小麦色,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像是夏威夷的天空——前年他去那里度过假,那里的大海和天气真是棒极了。现在那幅好看的眼睛把目光从Scott“炫酷”的车上移到了自己身上,Arthur不由得为自己一直盯着对方看而有些不好意思。
他看起来就是个资深的旅行者,从他的脏兮兮的印着微妙花纹的T-shirt上可以看出,而他的巨大背包让Arthur有些惊叹他的体力…咳…
那目光让他浑身不自在,他掩饰着清了清嗓子,错开他的视线。
“你要去哪里呢?”对方用他快活的声音问。
“我?我也不知道,”他尴尬地补充,“或许我只是在闲逛,不都是这样吗,走着走着自然就知道要去那里了。”
他分明听见了对方的笑声!Arthur在心里暗骂着,真是丢脸极了。
“挺有趣的,”对方的笑容就像在闪闪发光,“Hero喜欢这个说法,那么先生能让我上车和你一起这段旅行吗。”
“抱歉?”
“搭车啊!”对方眨巴眨巴他的眼睛。
“嗯?”
“天哪你停下来不是让我搭车的吗!”他看自己的眼神就像看到了活的智人。
“是吗?”Arthur还处于迷茫中,但对方已经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打开车门上了车。
“内饰没有我想象中的有趣,”他还撇嘴!“打三颗星。”
他回头看了看仍在惊讶中的Arthur,又露出他那让人心跳加速的笑容:“我是Alfred,叫我Al或者Alf都行。”

他想他的旅程将长过他的预期。


评论(11)
热度(34)

© 免费茶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