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茶水

我们总认为决定都是在某个时间做出来的,是理智和自觉思维所得出的结论,这就使那一过程庄严起来。而其实决定是在七搓八揉的感觉里决定的,往往是一整块,而不是个体的总和。

我喜欢你…嗝……我看看,你是美-国?他迷迷糊糊地凑近阿尔弗雷德的脖颈,对着他的耳朵吹了口气。
对,我是,你喝醉了,英-国。亚瑟不重,但要保证把一个醉鬼好好安置在背上实在太困难,阿尔弗雷德艰难地避开醉鬼的骚扰,眯着眼睛尝试拦辆出租车,但事实上这个点街上没有什么人还在活动…你喝醉了。
我没有。亚瑟趴在他肩头,眼睛已经闭上了。
喝醉的人从来不承认自己喝醉了——如果你明天想起来今天晚上你说了什么胡话你肯定又会逼着自己发誓忘了这些…喂,先别睡,别着凉了。
我没有…他的语气里带了些恼怒,又挣扎着想要跳下阿尔弗雷德的后背,阿尔弗雷德慌忙按住他,听到他在自己背后大声说着,我可没有说胡话!
他除了轻笑做不出其他动作,于是亚瑟开始用拳头打他的肩头,软绵绵地没用一点力气。
酒精可不会让人说胡话,大多数时候,大多数时候它只是让你说些你不敢说的……说着他又趴了下去,头枕在阿尔弗雷德肩上,头发骚得阿尔弗雷德痒痒的。
你喜欢喝酒吗?他的声音又高了起来,我喜欢——我喜欢你。
……真要命。
喂!你听到了吗?
别动了!也别动我的耳朵——好好好,我听到了,别乱动。
你真的听到了吗?他乖乖地用手环上阿尔弗雷德的脖子,那你说说看我刚刚和你说了什么?
「我喜欢你」,你从刚刚就一直在念,我对你是不是真的明白……
我也喜欢你。他快速地回答,引来阿尔弗雷德一阵叹气。
我知道了。他轻轻回答,还找得到你的手机吗?我给霍华德打个电话。
他等了几秒,没有听到亚瑟的回答,他背上的人嘟囔了几句,好像是睡过去了。
和上次一样。
所以阿尔弗雷德最不喜欢陪亚瑟去酒吧,尽管他拒绝和他喝酒,他总接到电话让他去酒吧接这个醉鬼——原因是他的姓名开头是A,首选号码。除此之外他的确也不希望是别人来接这个麻烦鬼,你可以认为他以此为契机帮世界和平解决了件大事。
阿尔弗雷德……过了一会儿他听到亚瑟开口,嗓子哑得不行。
怎么了?不舒服?
身后那双手抓紧了他的衣服,把那块布揉得皱巴巴但自己浑然不觉。
为什么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声音小得快散在空气里。
他居然会因为一个醉鬼的胡话而语塞,另一方面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肩头好像湿乎乎的。
看呐,这家伙一直那么麻烦,酒量不好,酒品也不好,是个爱哭鬼,小心眼,还常常像个老妈妈一样抓住一件事情不放,念个不停——但他在几百年来都忍下来了——或许不能算忍,因为他根本没把这些坏毛病当作缺点。
我希望你能在清醒时说出这些话,把亚瑟扔到床上之后阿尔弗雷德为他盖好被子,或者让我开口,在你清醒的时候告诉你——晚安,亚蒂。
他悄悄亲吻早已睡着的人的额头。

评论
热度(53)

© 免费茶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