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茶水

我们总认为决定都是在某个时间做出来的,是理智和自觉思维所得出的结论,这就使那一过程庄严起来。而其实决定是在七搓八揉的感觉里决定的,往往是一整块,而不是个体的总和。

【USK】深夜快餐店-01

-  
这个时间点上街上看不到别人,他走在路灯下瞧见自己的影子被拖长,然后变短,初秋的风吹起来不冷也不热,不过他无暇顾及。  
他的脚快要粘在地上,太累了,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快点往自己胃里塞些食物,然后回到他狭窄却温暖的家里,睡上个几个小时。  
他走进街角那家快餐店,明亮的灯光让他稍微精神了一些,不过睡意依旧。  
昏昏沉沉点完餐之后他端着那盘热乎乎的晚饭加夜宵,找了个靠门边的位置坐下。他把餐盘放正,脑子里乱糟糟还全是公司的事情——明天他得去把文件送到伊丽莎白那里,然后去找基尔伯特商量后续的细节,找路德要参考用的上次企划的支出明细…他没有胃口,完全没有,但他是如此需要这顿饭,因为不吃他可能会在公寓里晕死过去,若是那样他错过的可能不只是一次早晨打卡,接下来一个月的工作计划都会泡汤。  
想到这里他有些不耐烦,终于决定伸手去拿桌上的汉堡之前,他看到有人朝自己径直走过来,然后大大咧咧坐到了他的对面,于是他停手,坐正了看过去,等待对方为他的行为做一个解释。  
夜安,那年轻人朝他微笑,这是个好天气不是吗?  
是啊,黑漆漆的,半颗星星都没有,他皱眉,接着补充到,晚上好。  
对面的男人是刚刚那个声音明朗的点餐处的服务员,他下班了,换了一身衣服,端着抵自己晚餐两倍量的食物,看样子是要来顿夜宵。  
是啊,是啊。那家伙被他逗笑了,乐呵呵地打量他,天蓝色的眼睛里干净极了。这个天气最适合吃夜宵了——你常来这里吗?  
这不是夜宵,他纠正,是晚饭。我不常来这里,事实上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不会来这里,但是整条街上只有这里的灯还是亮着的了,我别无选择。  
所以我没有见过你……的确,这家快餐店二十四小时营业。现在有够晚了,你这么晚吃晚饭?  
他耸耸肩,工作原因。  
Wow,真辛苦。年轻人从桌上拿了个纸包着的汉堡,你不准备吃吗?还是说你在等待刀叉,好把汉堡切小一些?  
他为他夸张的表情和语气露出笑容,也拿起他的晚餐,食欲似乎上来了些,肉和面包都热乎乎的,散发着香气。他看见对面人大口大口地吃开了,快活极了。  
我猜你是个英国人,他嘴里还嚼着汉堡,含糊不清地说着,你是吗?  
是的我是,所以我认为你不该边吃东西边说话。  
不要在这种细节上过分深究——这是英雄的信条之一。  
他哼哼着移开视线,心里为那说起来让对面人像小孩一样的英雄不以为然。  
所以你们真的会用刀叉把汉堡切成一块一块的然后再吃吗?  
不会,明显不会,不论是谁告诉你这个,那家伙一定是个不靠谱的人。  
我想也是,他笑起来,有些食物就是要自由自在地吃才有意思。  
他点点头,毫无营养的话题结束之后他耳朵里又只剩下快餐店放的流行音乐,也只有在这么晚的时候他们才会放这种舒缓点儿的节奏,不像白天,光是路过他都会为那些节奏俗气的口水歌皱眉。  
然后理所应当地,他的睡意再次涌了上来。他还机械地重复着咬,咀嚼,咬,咀嚼的动作,但他的上眼皮快要和下眼皮打起来,思绪已经飞回了家中,噢,他那温暖的床铺。他还记得对面坐了个有些奇怪却热情异常的陌生人,他们没有聊几句但他的确感到愉悦和舒适。他该精神些,不要在陌生人面前闹出睡着之后一头栽进薯条里的笑话,你看他精神起来了…大概。  
阿尔弗雷德·F·琼斯。  
对面的年轻人突然开口,惊得他猛地抬头,他迷惑地看着对方微笑着的脸。  
抱歉?他问。  
我说我的名字,阿尔弗雷德·F·琼斯,很高兴遇见你。  
不好意思我走神了…亚瑟·柯克兰。  
他想今夜他说得太多了,他有些惊讶自己爽快地报出自己的名字,和陌生人这样熟络地聊天也是件让他惊奇的事情,不过现在他还没有意识到——他甚至忘记要摆出那副对所有人都适用的他一直带着的冷淡面孔。太困了他只是,他在心里叹口气,想拿起套餐里配的可乐喝一口醒醒神。杯子上挂着水珠,隔着一层纸质的杯壁,冰块的凉气全部传达到他手上,他下意识地缩了缩手指,犹豫着握了上去。  
不知道还有谁会在秋季的深夜喝这种刺激的冷饮,他在心里抱怨,后悔自己的决定。但在他把可乐凑到唇边之前,阿尔弗雷德伸手捉住了他的手腕。他惊讶地看着阿尔弗雷德把他手上的饮料杯拿走,接着利落地塞给他一杯热牛奶,阿尔弗雷德咬住刚才还在他手上的可乐的吸管,喝了一大口之后开口:  
太晚喝可乐对胃不好。  
语气就像他自己刚刚喝的是热牛奶。  
他们总爱往快餐店里的牛奶里兑些水——不过我不这样做,放心喝吧,我没喝过。  
谢谢。他闷闷地说,捧着杯子小心地低头喝牛奶,觉得自己丢脸极了。  
你看起来很困,阿尔弗雷德不知何时已经解决了他餐盘里所有东西,手肘放在桌上,撑着脸盯着亚瑟,快些吃完回家睡觉吧。  
他轻轻点头,小声地再次道谢,对面的人笑着说这是应该的,然后一直等到他解决完晚饭,两人一起出了门。  
阿尔弗雷德一直陪他走到下一个街口,然后他要右拐,阿尔弗雷德走左边。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临走前阿尔弗雷德问,亚瑟低头,觉得自己脸上有些烧。  
谁知道呢。他心虚地回答,抬眼瞄了一眼对方,他记得那双眼睛是天蓝色的,在快餐店里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好看。  
我想会吧,他轻松地说,不过我可不希望又看到你在这个时间点吃晚饭。  
可以的话我也不想,亚瑟深吸口气,朝阿尔弗雷德挥挥手,我走了,再见。  
再见,阿尔弗雷德笑,晚安。  
晚安。  

评论(14)
热度(27)

© 免费茶水 | Powered by LOFTER